妈妈做的菜

散文标题: 妈妈做的菜
关 键 词: 妈妈 一个 时候 老妈 饺子 自己抒情散文
散文分类: 抒情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每每碰到那些想家的孩儿们抱怨吃不惯哪哪的饭菜,不如妈妈做的好。我就想起一个关于母亲最美丽的命题---即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妈妈是最美的。诚然,如果故作狡猾去玩一个文字游戏,这个命题是勉强能够成立的。但如果是实事求是的讲,不少人便是迫于传统孝道的压力等着眼睛扯谎了。其实不认为自己的母亲最美,并不意味着不孝。饭菜的道理,一样如此。

坦白来讲,我老妈做的的饭菜,质量只能说是一般,正如她的容貌一样普通。她要是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她儿子也不至于长成今天的如此这般了。打住,今天说的不是容貌,而是饭菜。秀色虽然可餐,但终归是填不饱肚子。何况无论是老妈还是我,都和秀色挨不上边儿。

用两个字来形容我老妈做的菜,那就是写意。你说不出特别好吃,但肯定又不能说难吃。虽然对我来说老妈做菜的过程已经足够的繁杂,但横向比较,却又实在不够精雕细啄,仅仅是能够保证无毒副作用而已。从小到的,我不只一次的吃到了忘了放盐的菜。紧接着老妈一声哎呀。那样子就像费了好大力气去做一件非凡的艺术品,却发现有一个致命的低级失误。一下子就陷入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境地。只能采取重新入锅的措施。得益于此,本人吃的饭菜消毒过程绝对令人放心。是彻彻底底的熟食。幸好她没尝试过做牛排,否则别人都做七分熟八分熟的,她准能做出一个十二分熟的。倒不是说在火候的把握上有什么欠缺,恰恰相反,凭着数十年的经验她已经完全凭借感觉收放自如。只不过老妈习惯放而不喜欢收,长长是把火放的大一点时间长一些,欣赏那堆什么东西在火热的锅里眦牙乱叫,最后抱作一团。

虽然每到菜都是老妈拿手做的,我哦却没发现老妈有什么拿手菜。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从小就没有机会矫揉造作说我最喜欢妈妈做的某某美味佳肴了。家里人对伙食要求也不高,因为想高也没有用。基本是老妈做啥我们吃啥,老妈做成什么样子我们吃成什么样子,只要能吃就行。诸如许多听上去很美的菜肴,妈妈也不是没尝试过。可毕竟是劳动家庭,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潜心修炼,那些尝试也终于没达到想象的效果。在费时费力吃上去费劲的情况下而日渐稀少,现在是销声匿迹了。对于老妈的厨艺,父亲秉承着一贯的抨击立场。总能以一个业余人士的身份,从色香味的专业角度上去分析每到菜做法上的错误与失误。善于批评的人言语总是很苛刻,声称妈妈做了几十年的饭菜都不能混上个业余厨师资格,只能唤作“做饭的”。老妈从来没示弱过:“你也不是什么美食家,你就是一张着嘴巴吃饭的!不,是要饭的!”于是妈妈一句话,就把父亲打入丐帮了。

我是从来不对老妈的饭菜做任何的批评的,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资格。在我看来妈妈做的饭菜好处颇多,吃着实惠塌实放心,最重要还免费。当然没有批评理由,只有鼓励的必要。每每想起小时候我拿着妈妈刚做出的鸡蛋饼,在一个小棚子里边吃边看外面蒙蒙的细雨,我就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想起童年。那时候我可以哼着没有调子的歌谣,在那个属于我自己的小棚子里想这想那。吃完了就冒着小雨跑回屋子,拿一张在跑出来吃。全然不顾妈妈“别烫着别淋着”类似的警告。

现如今我已经老了,妈妈和父亲依然年轻。他们依然在为某一道菜的做法争执不以,也时常拉我出来做他们的仲裁者。大多数时间里我都表情夸张但不吭一声,因为这二位我可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偶尔我也掌勺,给全家做菜做饭。他们还是像我第一次做饭那样高兴。因为他们那懒惰的儿子,平常是宁肯天天吃方便面也不肯学做饭的。我第一次做的菜,类似于蔬菜莎拉。完全是深受影视剧的毒害,单纯的形象模仿。他们却异口同声的说不错不错。我尽管觉得不怎么地但因为是自己掌勺的缘故,就真的以为“不错”了。结果姐姐的一句话把我打回现实。我国擅长写美食小品文的著名作家梁实秋在第一次尝试法国版的蔬菜莎拉时曾这样说:“这哪里是菜啊,这不是喂兔子吗?”而姐姐的话也很相似:“这哪里是人吃的啊,这不是猪食吗?”

当然,我也有自以为做的不错的,那就是包饺子。学会包饺子全然是上了老妈的当。她喜欢包饺子也就罢了,还欺骗我幼小的心灵说包出的饺子好看,将来娶的媳妇就好看。反之亦然,最可怕的是不会包饺子,因为那样娶不到媳妇。我一听这还了得,赶紧抓紧每一次机会虚心求教。并且时刻观察自己的饺子的形状。结果发现自己的饺子有大有小有横有倒,不好看不说还基本上都是残障。弄的我是丝毫不敢放松,终于在不计其数的练习下有点饺子的模样了。现在每当包饺子的时候我都会心有余悸,好家伙,差一点就误了终身大事了!

妈妈喜欢包饺子,她喜欢的结果就是我不喜欢。因为我总觉得那样做饭麻烦,并且也不见得好吃到哪里去。高中的时候住校,一星期回家一次。老妈就一星期包一次饺子。现在在外地读书,每当离开家的时候,老妈还是要包饺子。而我则希望她做最普通的饭菜。吃着舒服,塌实。不向在外面,即便吃的肚子都有撑胀的感觉,还是感觉胃很空虚。

五一放假完毕,我坚持一个人去车站,不让任何人送。并且在离家前最后一顿饭的时候坚持吃别的饭菜,不吃饺子。那天阳光灿烂,饭菜的味道一般,正如从前。当我一个人跨着书包迈出门口的时候我想,在这个时候回头,我还可以吃到那还冒着热气的饺子。而当我坐上公汽儿我想,即便是现在下车回去,我一样能吃上妈妈做的饺子。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面对着空荡荡的大厅,我告诉自己,就是现在打车回去,吃那顿饺子也来得及。而当我踏上通往大连的火车,火车呼啦啦的启动,我望着窗外向后飞过的城市,我知道,我终于来不及去吃那顿饺子了……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母爱情深

母爱散文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家乡的土地散文

家乡散文

季节散文

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父亲的爱散文

父亲的爱散文

关于雪的散文

雪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