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电话中传来灾区久违了的熟悉声音

散文标题: 今天,电话中传来灾区久违了的熟悉声音
关 键 词: 熟悉 电话 今天 声音 久违 灾区 传来 公司抒情散文
散文分类: 抒情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今天下午正在开会时,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四川德阳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我久违了的四川口音:“能听出来我是哪个吗?”这个时候能听到来自四川的浓重乡音,我的心跳下意识地加速了,不知道又是哪位处在灾区的乡亲,给我报道平安的消息了!我一边抑制着内心莫名的激动,一边急速搜索着记忆中每一位四川亲朋好友的声音。

“我姓汪!”听到这一声后,我短路的大脑立即通电了——是我原来在美大康公司的老领导、好兄长汪学文经理!头脑中顿时涌现出一幕幕与这位兄长耳鬓厮磨近十年的光景。自从5?12大地震后,我一直在牵挂着处在地震核心区域——什邡的每一个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尤其是我曾经工作过近十年的美大康公司中的每一位同事和朋友。此时听到了我那时最亲近的兄长声音,一时激动得千头万绪,不知该问他些什么才好。得知汪哥的家人在这次灾难中都平安无事时,我一直悬着的心才放松了许多。我又关切地问了公司其他同事的情况,尤其是听到我曾参与建设的公司房屋在这次大震中都完好无损时,我心安了。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消息能比人员和房屋安全,更让我放松踏实呢?

汪哥是我十六年前到四川、到美大康时认识的第一位同事和领导。上班的第一天,是他骑一辆半旧自行车,把我带到距什邡城区两公里外的公司基建工地。那天川西平原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初来乍到的我更是一片懵懂木然,眼前的新单位、新同事、新工作、新环境,对当时刚踏入社会不久又有些拘谨的我,都是一片未知,忐忑之情可想而知。可坐上汪哥自行车后不久,我的心情就亮堂了许多。汪哥当过矿长,豪爽精干,笑声朗朗,几句话就驱散了缠绕在我心头的层层阴霾,全然忘却了乡间泥巴卵石路苦不堪言的颠簸折磨。

汪哥和我学的专业一样,又同在过一个城市——重庆读书,如今我们又在一起从事同一样的事业——改行搞建筑,汪哥一会儿就给我找到了这么多的缘分,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一下子多了起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我来公司前的种种顾虑一下子打消了很多。果不其然,在美大康近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汪哥一直是我的领导,更是我的好兄长,一直与我朝夕相处。同我与他第一次见面时的印象一样,近十年的性情一直未变,一直把我当小兄弟照顾有加。

对建筑我是外行,汪哥却大胆鼓励我放手去干,并找老师傅专门带我。我更不好辜负汪哥的信任和期望,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在干中学,学中干,同时还报考了工民建专业自学考试,恶补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我们一起驻工地、审设计、编预算、查钢筋、盯浇筑,不懂专业的我们,更不敢对工程质量有一丝的放松和麻痹。那时的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汗,操了多少心,得罪了多少人?公司的一座座厂房、一幢幢的住宅,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拔地而起。我离开公司时的最后印象是,无论厂区还是生活区,都是绿草如茵,窗明几净,俊秀挺拔的幢幢建筑,像酣睡的婴儿般恬静安详!在我听到地震消息的第一时间里,就在牵挂着公司一草一木的安危祸福……

如今公司能在这次罕见的大震后第二天就照常生产,看到这些消息后,我感到的何止是欣慰啊!?听到汪哥电话中轻松的朗朗话语,我百感交集,没有和他提起我们十五六年前的辛劳,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令我愧对汪哥的是,自从我离开公司后,一直未与汪哥主动联系过。这么多年来,我的工作地址、联系方式几经变化,更无从谈起和汪哥联系了。是这次大地震又让我想起了汪哥;汪哥也在多方寻找着我的联系方式。终于在今天、在这种背景下,我与汪哥进行了我们分别七年后的第一次通话。我后悔,我没有及早与汪哥联系,说说这几年来各自所在地的世态炎凉、桑麻长短。今天,为什么让我们在当下这种情景下以这种方式在分别多年后说一些这样的语言?我无语问上苍!

汪哥依然是那样的朗朗高声,高兴地告诉我,公司好多朋友都很关心我,都在他身边想和我说句话,他先让小钟给我说几句。随即,耳边小钟的声音,亲切中透着一股喜气,他的家人在这次大灾中同样平安无事,我暗自为他庆幸,并请他代我向公司的其他朋友们问安祝福。

小钟,大号钟吉强,同样是我的好兄弟,是我负责公司招工时把他招到公司的。小伙子多才多艺,能写会画,精干帅气,咋一看特别像唱歌的毛宁。原来在制剂车间,后来我给汪哥推荐,公司把他选拔到公司工会搞宣传。我们曾在一个办公室共过事,我欣赏过他设计的很多邮票,写过的不少人物报道,其中他也饱含深情地写过我,刊登在报纸上。

2000年2月20日胡锦涛主席到公司视察,第一站就到了我所在的中央空调自动控制室。在我与胡主席握手的那一瞬,是小钟按下了相机快门,留下了我与胡主席握手的珍贵瞬间。我把那张照片一直珍藏到如今。每当我看到这张令我自豪的照片时,也自然想到了好兄弟钟吉强!

大震后的第二天,我就在网上搜索着有关什邡的灾情,牵挂着我曾经在美大康的兄弟姐妹。我首先登陆到了公司的网站,看到公司那熟悉的网页,我泪水长淌!这些页面是我在时曾经亲自设计制作的。如今七年已逝,依旧容颜未改,似乎还在等待着我这个远方游子姗姗来迟的光顾!那时我牵肠挂肚的是这一张张网页后面的兄弟姊妹,在这场大灾中是否依然像我离开时那样安然从容?庆幸的是,我看到了小钟在灾后写的第一篇关于公司的灾情报道;欣慰的是,小钟的这篇报道令我心安了:公司逃过了人间的这次劫难!

一样的是,我和小钟也一直没有联系。从他的报道中,我读不出公司每一个兄弟姊妹和他们家人的安危。我依然放心不下,就在公司网站的留言板上写下了对小钟的问候,但我仍然不放心,随后又写了一篇对公司的慰问函。第二天我再次登陆公司网站,只看到了留给小钟的那几句话,没有看到我留下的那篇长一些的慰问信。不知是我忘记了发送,还是公司网管迫于灾区形势给删了?我对公司的兄弟姊妹更添了一份牵挂和不安!

庆幸的是,在我抛弃多年的电话本上,翻出了公司老兄老林的电话,试着发了个短信。令我欣喜的是,一会儿老林给我回过来了消息:公司的老少爷们都好,他们都还在家里住着,公司的住宅楼没什么大碍,生产在照常进行,让我放心!发过去的手机号现在嫂子在用,他又把现在的新号给我传了过来。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记得前两年老林就是用这个手机号告诉我,他由于年龄原因要被公司预退,孩子正在上大学,开销大,想让我帮他找个工作,解决眼下的困境。由于我能力所限,没有帮上老兄的忙,心里一直觉得对不住他。如今他依然在用这个号,告诉我他和公司平安的消息。我在心里暗自为他庆幸。此时活着比下岗好,兄弟祝福您了!

接下来的几天,公司网管给我发回了邮件,告诉我小钟安好。不料今天又听到了小钟熟悉的声音。小钟告诉我,公司张孝奇总经理也要和我说几句话。我更是激动不已!想不到灾难中的公司,如今还有这么多的兄弟姊妹在惦记着我这个离群孤雁般的小兄弟!

张兄,如今公司的总经理张孝奇大哥,老家广汉人,当过知青,曾在西安制药厂工作,后在海南下海,公司初创时加盟公司。提起张兄,就让我想起公司创业初期艰苦并快乐的日子:

我和他都是单身,同住公司临时租借的县少年宫宿舍。我跑工地管基建,他跑市场和工艺,工作不掺和,可我俩夜里睡觉时曾有一段时间总在一起碰头。我不懂他的制药工艺,他却懂我搞的基建行业,可能受八十年代文学热影响,他对文学也有极大兴趣。那时我写诗,夜幕下的我俩,在床头上有了不少的共同话题。他经常给我讲他们西安的路遥、贾平凹等文学大师。公司成立一周年时,搞纪念活动,邀我写了一篇散文诗。他看后一遍遍地朗诵,给予我极高的赞扬。后来他忙于工作,来去匆匆,但偶然和我谋上一面的第一句话就是:“美大康,我温馨的港!”我们心照不宣,相视而笑,而别人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属于我们两人之间独特的秘密语言。 [1] [2] 下一页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小雪的天空

小雪的天空

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

冬天的梦

冬天的梦

朗诵的散文

朗诵散文

散文的特点

散文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