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跟

散文标题: 谁也不跟
关 键 词: 梅花 我们 孩子 烧烤 中年 男人抒情散文
散文分类: 抒情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下班回家,走在路上,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从梅花烧烤店方向蹿过来,循声望去,果然在那家烧烤店的门灯和路灯交相辉映中,两个身影儿像两只公鸡在掐架,你来我往,不分胜负。随着我不停的脚步,离他们越来越近,已经看清了是店主人两口子打架。男的气急败坏地说:“你不要脸的,孩子,你想领走,门都没有!我宁愿他跟我受苦,也不可能让他跟你去学坏!”女的毫不退让地喊:“孩子是我生的,我难道没有权力抚养他吗?”男的不买帐,高叫:“孩子是你生的,不假,可没我,你也生不出我的儿子!你就死心吧!”女的开始大哭起来,仍然高叫:“你让我把他领走,就死心了!”男的狂笑着说:“养汉老婆!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能领走我的儿子,你进屋去问问我的儿子他跟不跟你走?”

女的像疯了一样,立刻,一头闯到关死的房门前,咣当一声撞开了铁皮门,可还没等女的冲进屋去,黑暗里一声凄厉的声音劈来:“别争了,我谁也不跟!”随即,一个瘦削的影子,如飞出枪膛的子弹,穿出房门,射向夜的深处。

我不便驻足,只能踩着男女相杂的叫骂声,慢慢继续自己回家的路,可是,我的心却怎么放不下来,是因为那可怜的孩子。一年前的情形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女儿喜欢吃烧烤,我和丈夫经常带她来这家手艺不错的梅花烧烤店消费,一吃就是好几年。后来,因为我们搬家,离这店远了,就少来了。

直到去年春天,有天,女儿突然提出想吃梅花烧烤,才来光顾。

推开店门,迎接我们的除了男主人外,其他的面孔都是陌生的。在一个中年男人为我们倒茶的时候,我关切地问:“怎么不见老板娘呢?”中年男人听了我的询问,激灵了一下,说:“她出差了,你找她有事吗?”我赶紧说:“没什么,只是跟这里的人原来很熟悉,好久没来了,随意打听一下。”中年男人哦了一声,这次对话就结束了。

我发现了中年男人神色的异样,觉得有些蹊跷,但也不便多问人家的事,于是,专心陪丈夫和女儿吃东西了。

正当我放下了刚才的疑问时,中年男人,借着给我们续茶的机会,悻悻地对我说:“你问的老板娘,其实,是跟相好的男人跑了,那男人是常来这儿吃饭的一个老客。”我听了,先是张了半天的嘴,才说出来一句:“怎么会是这样呢?”中年男人索性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叹了口气,说:“看来,你也是个善良的人,我就跟你说说吧。”我说:“如果不介意,不妨跟我说说。”中年男人抽出一根烟,点燃,好像要将什么东西吃下去一样,狠狠地吸了两口,才慢慢地跟我说:“我是老板的姐夫,看他们孤儿寡爹的可怜,才过来帮忙打理的。其实,多不容易啊,原来,我小舅子两口子,白手起家,从小肉串摊儿干起,两人齐心协力,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慢慢地生意越做越大越好,口袋也一点点鼓起来,这不就烧包了吗?”我点头表示我在认真倾听和赞同,中年男人又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一股浓浓的蓝烟,才接着说:“人哪,能一起吃苦,却不能一起享福。就我小舅子媳妇那模样,竟然勾搭上了一个吃惯了梅花烧烤的南方老客,听说是那老东西常年在这里做生意,家里的老婆远水不解近渴,我那舅子媳妇喝了迷魂汤了,给那猪一样的老客做了没名分的二奶,撇下儿子丈夫跑了。”他正津津有味地叙说,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儿,一脸的忧郁,与他的年龄很不符,他沉着脸对中年男人说:“姑父,我能不能求你别逮着谁都说那臭事,还嫌不够丢人吗?”中年男人连连说:“好,好,是我多嘴了,不说了,不说了。”

孩子斜了他姑父一眼,端着要串的肉块儿,耷拉着脑袋,去了楼上。

中年男人望着孩子的背影摇头说:“多可怜的孩子,嫌丢人,连书都不去念了。唉,不说也罢,不好意思,耽误你吃饭了。”我说:“没关系,反正我也不饿。”中年男人接过一个顾客的点菜单子,边朝厨房走,边回头对我无可奈何地说:“现在,我小舅子,就是没命地干活,忙,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也好,省得生气。”

那天,跟丈夫领女儿离开梅花烧烤店时,我还在猜想着那个老板娘跟人跑的原因。

这些个想,也许是跟自己丝毫无关,也许是出于一时的好奇心吧,所以,过了没多久就忘记了,可是,今天耳闻目睹的这场风波,却让我忘不了放不下,不为了别的,就为了那射向黑暗的孩子,不知道,现在,他已分道扬镳的父母,是否从黑暗里把他打捞出来了,即便打捞出来,他又能何去何从呢?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家乡的土地散文

家乡散文

季节散文

散文

怀念家乡散文

家乡散文

乡村傍晚散文

乡村散文

描写樱桃树的散文

樱桃树散文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