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记忆

2012-08-19 23:06:35 记忆逝去
散文标题: 逝去的记忆
关 键 词: 记忆 逝去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花城广州市的天气说变就变,晴空万里的天空转眼间便乌云密布,瞬间,瓢泊大雨下的痛快淋漓。闪电的强光在乌黑的天空中划着优美的弧线,震耳欲聋的雷声将人的心里拉得紧紧的。我倦缩在广州市中山大道旁一家已经忘了名字的超市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像一条流浪在大都市里的狗,没有人来用正眼瞧一瞧我,看着越来越大的暴风雨,我的眼神写满了绝望。“如果雨就像这样一直不停地下,我就不能满大街地跑着找工作,如果今天再不找到工作,旅馆的女老板或许会将我连人带行礼地哄出,唉……”我不停地机械般地想着这些杂乱无章的事情。早上出来就没有吃任何东西,这时候一小块面包和一把小小的雨伞都成为了我心中的奢侈品,超市里进进出出的人群大部分都迈着匆忙的脚步,穿着性感的大姑娘们那滚圆的臀部好像磁铁般地吸引着我无神的目光。但我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她们手里拿着的小食品袋,里面的东西充满着令人不可抗拒的诱惑力。饥饿可以让人失去尊严,我现在能深深地体会出这句话的含义。我此时此刻就有一种冲动,一种想去抢的冲动。

雨还在下,天气也越来越阴沉,饥饿就像一条毒蛇,在不断地吞噬着我。看样子今天找工作的事又没得着落了,回到小旅馆应该怎么样去对老板娘讲?刚来住店时,老板娘如警察审小偷般地不停地向我问这问那,眼光我总觉得有点阴森的怕人,一想起老板娘那种说不清是什么样感觉的目光,我的胃就一阵抽搐,在她那虐待般的目光中我度过了五个不眠之夜。看来今天晚上就只好听天由命了,一阵风刮过,六月的天气我都能感觉到一丝冷意。那种从骨头里面冒出来的冷气让我不寒而栗。回家吧,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谁曾想到,当初的豪情壮志到现在却转化成了对一块小小面包的渴求。在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我已经完全迷失了,找不到方向,像一个乞丐一样地倦缩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等待着命运对我的最终判决。

幸好老天有眼,雨渐渐地小了起来,回去,回到那个小旅馆里面去,我命令着自己,就算把自己当成一条可怜的狗吧,向旅馆老板娘讨点东西去填补那空洞洞的胃。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我无力地走到小旅馆前面,小旅馆是食宿一体化,里面三三两两地坐着几位躲雨的行人,老板娘翘着二郎腿坐在门口,好像是在欣赏雨中的风景,超短裙在微风的轻吻里翩翩起舞,只须轻轻地低一下头,就能看到裙内最真实的内容。我已无任何心情去欣赏这大好的春光,只顾埋着头往里走。

“喂,你回来了?”老板娘那涂满口红的嘴就像我家乡小山沟里那盛开的桃花。“嗯”,我支吾了一声,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望向餐厅里面的桌子。

“今天工作怎么样?”

“哎,被这该死的雨一淋,工作又没着落了”,我心跳加速,已经是第六天了,找工作找的花儿都快谢了。随后,我便讨好地对老板娘说:“你的口红是进口的吧?”“你怎么知道?”老板娘的嘴角写满了笑意。我给了她一个自认为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潇洒的笑容,没有回答,径直走向餐厅,找了条凳子随便坐下,屁股一接触到凳面,全身就像虚脱一样,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开口说话,也没有任何说话的欲望。心里却被旁边桌子上那一盘盘的菜填的满满的,肚子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老板娘好像看出了点什么,慢慢地走到我旁边坐下。

“你吃饭了没有?”老板娘很亲切地问我。老天,此时此刻我觉得老板娘的这句话就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老板娘就是世界上最可亲最可爱的人。我不断地强迫自己压抑内心的激动,面上却毫无声色地对老板娘说:没有,但也不怎么饿。说完这句话后我把肠子都给悔绿了,都是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还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子?我的心快要跳出了喉间,忐忑地等待着老板娘给我的最后宣判。

一分一秒的时间就像一年一月,是那么地漫长,我低下头,不敢去直视老板娘的脸,也没有任何勇气去面对眼前的一切。“我知道你没钱了,别逞强,今天我请客,你就跟我一块儿吃吧!”说完,老板娘就去厨房忙碌了。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但脸上却火辣辣地痛。或许正是因为面子问题让我失去了许多次工作的机会,我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然后不由自主地走进厨房,很想很想叫老板娘一声大姐,但话到口边却怎么也叫不出,我是一个不将任何感情放在脸上的人,但心里却像打翻了的五色瓶,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我来帮你吧!”我殷勤地去洗菜。

老板娘问我:“你会做饭吗?”

“从五、六岁就开始做饭了,不信你今天尝尝我的手艺。”老板娘笑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洗菜的盆子被我一下子给弄翻了。我顿时呆若木鸡,看着满地滚动着的水,我耳红面赤,把自己责怪得眼泪都快流出了,我恨自己为什么这般没有用,等待着老板娘对我的数落。但出乎意料,老板娘只是轻轻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然后拿起拖把。

我连忙跑过去,“老板娘,对不起,我……”我的声音竟然带着哭腔,“呵,不怪你,以后做事小心点就是了,”老板娘的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她的这句话,这个表情就像是山间流出的一股清泉涌入我干枯的心田,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原以为老板娘也跟广州的其他旅馆老板一样俗不可待,但她这次那善解人意的心灵不得不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目光。世界上的人很多种,只是看你怎么样去走进他们的生活,怎么样去走进他们的世界。

我找来扫把,与老板娘一起将地面的水打扫干净。尔后,老板娘去切菜了,我在旁边做着一些帮她服务的事。其实,在这里住了这么几天,一直都还没来及问老板娘的名字,因为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她那身艳丽的打扮在我看来是多么地刺眼,那双眼睛对我充满了警惕。所以,我的性格决定了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但在今天,我彻底改变了对她的看法。我没话找话地问她:“您贵姓?”“我姓王,叫王娟,以后你就我王姐吧!”老板娘爽快地回答。“以后别总是老板娘,老板娘地叫,让人听了感觉好别扭。”“好,那我就从今天起喊你王姐了。”“那就乖了。”王姐哈哈地大笑起来。

“你一个人开这个店子?”“是啊,老公在一年前跟一个女人跑了,留给我的就只有这些东西。”王姐边炒菜边对我说,脸上时刻挂着一丝笑容。不经意间,她眼角的鱼尾纹清楚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从她那淡淡的鱼尾纹中我读出了生活的艰幸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一个女人,一个曾经受过伤的女人在物欲横流的大都市里支撑着这片属于她的世界,容易么?感慨往往只是在不经意的瞬间。而改变对世界上某一个人的看也仅仅只是在那一刹那间。一次不经意的回头,就有可能在你的生命里留下一段永远也不会磨灭的记忆。

不一会儿,王姐已经将饭菜做好,而在这段时间里,我肚里的饿虫也好像沉默了好多。“吃饭了,你在想些什么呢?瞧你这副呆样。”说完,王姐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我心里猛然一抖,犹如从一场大梦中醒来。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躺在妈妈的怀里撒娇时,妈妈用手指头温柔地点着我的头的感觉。这种久违的温馨在我的世界里就好像隔了一万年,我呆呆地帮着王姐往桌上端菜,那还冒着热气的鸡腿将我的饥饿感又从那遥远的地方拉来。“饿了吧。”王姐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餐厅里最后一位客人是什么时候走的我已经忘记,此时此刻在喧嚣的大都市里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一种家的感觉油然而生。“王姐,想不到你人会那么好。”我一边打着隔一边对她说。“那你以前是怎么看我的?把我当成了一个坏蛋?还是……”说完,王姐“哈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也陪着她傻傻地笑起来。

这顿饭吃了很久,窗外的街灯突然增多起来,夜总会的摇滚乐开始疯狂地吼起来,来广州的这段时间里,从来没有吃过这样一顿丰富的饭。我没有喝酒,只是不停地将饭一个劲地很胃里灌。王姐倒是喝了一杯红葡萄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她的脸上开始慢慢地呈现出了一层淡红。我劝她少喝点,别把自己给弄醉了。她说:“改不了,自从离婚之后,我就习惯了用酒精来填充自己,用酒精来麻醉自己。这样就可以很快地忘掉昨天的、今天的事。”说完这句话时她的脸上写满了沧桑,也写满了落寞。我我已经沉默,静静地享受着宁静的美,心却一丝也不能平静,明天的明天我又该飘向何方?眼前这片灯红酒绿的世界其实永远也不会属于我,我仅仅只是这里千千万万过客里的一个,这个城市的繁华留给我的到底是什么?酸、甜、苦、辣我都曾经有过,是否我就应该这样安静地走开? [1] [2] 下一页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记忆枷锁

记忆枷锁

小雪的天空

小雪的天空

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

冬天的梦

冬天的梦

朗诵的散文

朗诵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