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记

2012-08-19 23:05:46 石家庄
散文标题: 石家庄记
关 键 词: 石家庄精美散文
散文分类: 精美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在京广线漂移一定年头了,最想去的地方竟然是石家庄。

其实,自认识汉字的点横竖撇捺始,我便很少听说石家庄有令人留连忘返的名胜古迹,和令人津津乐道的特产小吃,但由于石家庄居于京广线其间,我曾经从飞机、火车、大巴,以及轿车上,无限接近于亲密接触,却又无限擦肩而过,所以对于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使我有了探访石家庄的梦想。

今年三月,这样的机会居然来了。

此次是公差,去的时候,北京正好春寒料峭,然而,到得石家庄,才发现这里已经春意盎然小有时日了。翌日清晨,天很蓝,风很柔,绿色的蓓蕾在树枝上展现出诱人的生机,穿着羽绒服的我,行于大街上,看着男女老少俨然一副暖春的妆扮,我由衷而歌:满城尽是踏青人,唯我孤独冬季中。

石家庄的风景,如同它的知名度一般,从正面看,无甚看头:它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也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也没有色彩缤纷的时髦服饰,更没有让人心旌荡漾的山,也没有让人心潮澎湃的河。但一旦静下心来,在淡泊与平奇中纵览全城,我们依然会发现石家庄的风景:九曲回肠的民心河悠闲且静谧地绕过城区,它无需长江的博大,也无需黄河的伟岸,只要你爱石家庄,它就是你的情人与知己;散见于城隅的街道,高低不平的土路,简陋且朴素,但也增添了城市的些许田园气息。

石家庄的风景就是这样,它不是美在城市建筑和自然风光里边,而是美在人的深邃思想和豪迈气概里边。石家庄美在小巧,但又充满大气。

即便初来石家庄,出火车站,你也能从地下道出口的标语感受到石家庄的大气:中华癫痫病再继续教育基地,全国偏瘫重点试验室。而且漫步街头,你也会见到“中国最强专业学府石家庄市第几职业中专”的字样,但这只是开始,如果有时间,你若用心,你将发现石家庄的诸多“与众不同”来。

胜似普通话的石家庄话,尽显石家庄人的文化底蕴。石家庄话,很好听,它不像北京话,说话时,舌头向下卷,一句话冒出几个儿话音,也不像河南话,说话时,舌头向上卷,平均每句话的音阶比国人高八度,石家庄人说话时,舌头平直,好像他们张嘴说出的全是普通话。坐公共汽车时,我曾被公交车售票员的言语所震撼:先天下广场到了,下车的乘客请走后门。要知道,我正感叹于“先天下广场”这个名字比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还要大气,但随之而来的“走后门”让人面面相觑如坠云雾。

标志性雕塑及实物展示的结合,无不透露石家庄人的聪明才智。开发区的卓达星辰广场,宽敞且新颖,交错盘旋的DNA造型,精密平滑,直指天空,寓意深刻的高分子造型,错落有致地分布在DNA的两旁;黄河路上的玄武纯净水厂的厂门口,三个硕大无比的金光灿灿的水壶及水盖耸立半空,让人觉得石家庄充满生活情调;民航大酒店门前的旧式飞机,让路人耳目一新。

石家庄的生活可谓丰富多彩。在新华街时,我曾为卖早点的人,将满是尘灰的指甲浸在汤面或汤粉中,给客户端碗而莫名惊诧过。然而,到了裕华路的某餐厅,你便不得不惊诧了。很普通的豆腐,犹如胡萝卜白萝卜到了巩汉林的口里便成了“宫廷胡萝卜”“宫廷白萝卜”一般,豆腐竟然也不普通了,价格可以忽略不谈,但菜的命名,或许让你过目不忘。“总督豆腐”,据说是中堂大人吃过的豆腐,中堂何许人?据说中堂是一官人,他曾问留学生什么叫抛物线,留学生迅即从初等函数讲到高等函数,从日出东山讲到日落西山,中堂大人依然不懂。最后学生问中堂:您撒尿吗?中堂大人:这个的会,人有三急,小便为大。留学生笑说:您小便在空中行走的轨迹,就是抛物线。此大名鼎鼎的中堂就是李鸿章。此外,鲜有耳闻的“西柏坡豆腐”,与“东坡肘子”和“毛式红烧肉”相比,可谓半斤对八两;“江湖算命豆腐”,更让人称奇,是否好吃倒是其次,只是它的传说比“云南过桥米线”“状元饼”“老婆饼”还要离奇万分。

到了石家庄,受城市诸多方面的影响,我们的视力与听力会有显著程度的提高。

日落时分,石家庄的中心区开始热闹,白天街上很少一见的美女,此刻都在洗脚城赶会,或许是石家庄人“大尽小尽向前赶”的缘故,他们的双脚总比中国其它城市的人累一点,所以他们的洗脚城多。并且,有些休闲店,颇具特色:其中某店高悬对联一幅“按去春夏秋冬腰酸腿痛苦”“摩来男女老少花前月下福”(大抵意思),让人叹为观止。还有某店的霓虹灯更是标新立异,霓虹灯由四个字组成,字由上而下排列,初看四字为“美女日光”,正疑虑间,发现“女”的右边有一个“子”,“日”的右边有一个“寸”字,重新再读却是“美好时光”,令人匪夷所思。

尽管如此,石家庄是值得一去的地方,虽然它的繁华程度不如几个直辖市,它的居住指数不如成都等城市,但石家庄仍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石家庄的骄傲在于它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的过程,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奇观。清康熙时,石家庄是村庄,有史记载:“石家庄,县东南三十五里,街道六,庙宇六,井泉四。”民国前,石家庄的面积不足0。1平方公里,人口不足600;1941年,京汉铁路与石太铁路交汇,石家庄成为华北重镇;1947年石家庄成为河北省省会。

离开石家庄时,步行经过胜利街的地下通道,看到里边热闹非凡:有卖小吃的,有卖玩具的,有卖糖人的,有卖报刊杂志的,有下棋的。我正欣赏眼前的美景,突然“砰”的一声,犹如天崩地裂一般,初始我以为天桥塌陷,或者发生地震,或者有人放炮,实则都不是,原来不远处有人用原始的爆米花设备在炸米花,试想,都市之中能遇到如此场景,委实不容易,而这些,只有石家庄才能亲眼所见,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在石家庄羁居几日,没有上网,尽管网吧触目皆是,然而我一点也不想上网,一点也不为没有上网而遗憾,因为在这里,我能真正感觉到现实生活的美好与绮丽,而在其它地方,我只能感觉虚拟生活的梦幻与缥缈。一个人坐井观天久了,一旦出得井去,极目四望,天下无处不风景,石家庄也不例外。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家乡的土地散文

家乡散文

季节散文

散文

怀念家乡散文

家乡散文

乡村傍晚散文

乡村散文

描写樱桃树的散文

樱桃树散文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