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伤事

2012-08-18 21:15:20 西湖
散文标题: 西湖伤事
关 键 词: 西湖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打点屯,生我养我的地方;西湖,也是我打点人生命的一部分。童年,春天,在湖边捕捉野鸭和各种水鸟,调节改善生活;夏天,在湖里洗澡,洗衣裳;秋天,在湖畔割碱篷子,喂猪,烧火取暖;冬天,在西湖大冰上扫冰碱,在岸边扫土碱,运回家里熬成碱陀卖钱,作为维持生活的一项主要来源。

转眼已经搬出打点屯二十个年头儿了,如今的西湖虽然水比原来大了几倍,但是资源却改变了。六月十七日,也就是上周日,游览了企盼已久的故乡那久违了的西湖。

西湖,是个死水湖,雨大的年份,水就大,就丛生芦苇,就自然的生出各种各样的鱼,就飞来成群的水鸟在湖里安家落户,繁衍生息。这都是听说的。从记事到八十年代初,我一直怀疑乡亲们那“以前雨水大的时候,西洼子下坡就是一人多高的苇子,想吃鱼下去就抓”的美丽传说,因为我记事起西湖就一直是个死水碱泡子。然而,到了一九八七年的夏天,由于连降大雨,泡子的水大了,整个西洼子都灌满了,碧绿的碱篷子和茂密的洋草甸子都在几天之间被大水淹没了,鱼也随之就有了,不过那都是县砖厂养鱼池里跑出来的,都是鲤鱼,况且也不是很多。这以后,在我的心中才有了湖的概念。有水就有鱼,这话一点不假,正所谓“积水成渊,蛟龙生焉”。到了一九八八年夏天,湖水里的芦苇虽然还没长得很高,但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那么多鱼,都不大,看样子都是当年或上年生的,随便扔几片挂网,就能拿到鱼。一九八九年,鱼更多了,记得是暑假前,我花了二十快钱买了两片十米长的插二的挂子,一天下班,我骑自行车从中学直接去挂鱼。到那没多大一会儿就挂了四十多条,足有五斤多。八九年雨水小,秋后,西湖又变成了比以往大不了多少的碱泡子了,鱼当年冬天都冻死了。

四年前,西湖被外资企业伊力乳业买下了,在西湖周围筑起了两米多高的围堰,变成了污水水库。西湖的水又满了,比八几年要大得多。去年,芦苇长得一望无边,十分茂盛,听说湖面封冻之后,割出去芦苇六十多吨。

去年初冬,去前进学校调研听课,听那里的校长说,西湖的夏天非常美,到处都是野鸭子和不知名的水鸟,经常有人进芦苇荡里捡鸟蛋,特令人向往的是,说是有时还能看见丹顶鹤和白天鹅。于是我就有了想要在今年夏季去西湖看看的想法。

上周日,与夫人去腰山看望岳母大人,终于有机会去西湖了。妻侄李果约曲家建民和小泉骑摩托去西湖捡水鸟蛋。我坐着摩托,从打点屯前半里地处上了围堰的坝顶。坝顶有四米多宽,很平坦,摩托车行驶在上面不亚于柏油路。上坝顶往南走了大约一公里的东南拐弯处,他们下水进芦苇荡了,我本想劝戒他们不要捡,可是我知道劝不住,也就放弃了。成群的燕鸥在他们几个的头上盘旋鸣叫,那叫声,有焦急,有无奈、更有凄哀。

我沿着大坝向南走,向西走,最后又向北走了很远,算起来大概有三公里的路程。无论你站在哪个角度,呈现在你眼前的都是密不透风的一米多高的芦苇,郁郁苍苍,宛若一望无际的麦田。那水是绿的,微风荡着淡绿色的浮萍,一皱一皱的;那水是清的,清澈见底,就连浮萍底下那棉絮般的须根都看得清清楚楚。大坝与芦苇荡之间有大约二十米宽的明水,几乎连一根芦苇都没长,沿着大坝内极目远望,宛如一条坦荡如砥的水上回廊。偶尔有野鸭飞落其间,你一接近,它又一拍翅膀飞进芦苇丛中不见了,教你可望而不可及。

遗憾的是这里再不像从前那样有捕捞不尽的鱼虾,现在的水鱼虾已经无法生存。即使能生存,还能像以往一样的鱼虾吗?

回来走下大坝的同时,我的心有些黯然,故乡的西湖,何日还能再现朝霞里捕鱼的白帆,何日还能听见渔歌唱晚?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家乡的土地散文

家乡散文

季节散文

散文

怀念家乡散文

家乡散文

乡村傍晚散文

乡村散文

描写樱桃树的散文

樱桃树散文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