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与唐山地震有关的记忆

2012-08-18 21:05:04 记忆地震
散文标题: 1976,与唐山地震有关的记忆
关 键 词: 记忆 地震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从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的那一刻起,这么多天来,我一直处在一种压抑、沉郁的状态之中。那么多悲伤、惨烈而又令人感动的画面,让我的心情和思绪久久无法平静。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一段有关地震的往事。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1976年的夏天,关于河北唐山的--一次人类和自然的大劫难。那时候,我还小,但对唐山地震于全民引起的波动,印象极为深刻。尽管我居住的小村近乎与世隔绝,那里的人们却没有为地震的“余波”所忽略。单从这一点来说,唐山地震的惨烈与影响,绝不亚于今次的汶川地震。

记忆是零碎的,只存留一些片段,而且是模糊的,一是因为年纪太小,二是过去时间太久。但我还是愿意做一些回忆。

那天晚上,似乎下过一场小雨。雨不是很大。奶奶抱着我出门的时候,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布鞋。方向自然是朝着文化室去的。那里是村革委主任召集会议的地方。会议内容五花八门丰富多彩,诸如田间地头的农事争议,家长里短的村民纠纷,文化革命的政治学习。会议气氛相当热烈,工分评比是高潮,为多得一些口粮,男女老少齐上阵,吵得不可开交,到底不欢而散。这样的场面于一般孩子来说,真是一种求之不得的娱乐,习惯了火花四溅的争吵,末了常常就这样入了梦乡。可那一晚的气氛很是不同,大人们一个个安静地坐着,睁大了一双双惊恐的眼睛,望着革委主任语速急快的说话。革委主任的脸色肃然,手中的报纸不停地抖动。于是,他说:“上面来了紧急通知,屋里不能住人了……”。革委主任话说到半截,会场就立刻哗然一片,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各种对策。我靠在奶奶的身边,不知究竟要发生什么,迷迷糊糊,似懂非懂,心竟也莫名紧缩了起来。

回家,奶奶仍带着我睡在屋内,并没有出去。次日,一大早,于睡梦中,就听见有人在门外喊:“阿珍婆,快出来,要地震了!”奶奶开始紧张,摇醒我慌乱穿上衣裤,小跑着出了门。小小的村庄躁动了,大人们的表情异常复杂,似乎紧张急迫之外,竟有几分隐约的兴奋。躁动之后,开始安静,安静片刻,又躁动起来。那一天,一村人对老鼠、青蛙、鸡鸭、水牛之类的行为特别关注。后来才知道,那个危感四伏的夏夜,听了村革委主任的忠告,全村人几近倾巢而出在外露宿,惟独奶奶带着我依然如故。这是一直让我颇感困惑的事情。后来,也问过一次奶奶,她老人家却笑着说:“你不知道,我在床边放了一只满水的茶杯,一夜没睡就盯着它了!”那一夜,水杯里的水自然是平稳的,我得以一觉睡到了天亮。

那日白天,站在屋外,奶奶总是心绪不宁,徘徊不定,惦记着屋里的家当,嘴里念个不停,迟疑了半天,考虑了再三,终于又进屋一次,搬出了自己的宝贝——一口老旧的座钟,心里才有了稍许安定。下午,爷爷从外地赶回家里,又进屋扛出一张八仙桌,教我躲在下面不要出声,他却站在一边,哼起了“东方红,太阳升……”,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天,二天,或者更多一些,我真的记不清了,这样逃避的状况坚持了多久。后来证明是一场虚惊,毕竟,小村与唐山有太远的距离。之后,一切又还原了正常,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大伙继续高兴,又继续吵架。

1976年的夏天,我和我的那个村庄,离唐山很近而又很远。三十年以后,又一个陌生的地名,走进我的内心,然后又慢慢沉淀,留下的是,无尽的悲伤,永远的感动。深切悼念汶川地震死难的同胞——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同事、朋友、老师、学生,以及一些不知名的人,祈愿他们一路走好,一路平安。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有关过年的散文

有关过年的散文

记忆枷锁

记忆枷锁

小雪的天空

小雪的天空

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

冬天的梦

冬天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