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马铁老师学习

2012-08-18 20:57:05 学习老师
散文标题: 向马铁老师学习
关 键 词: 学习 老师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严格说来,马铁并不是老师。他是北京教育学院复印室主任,年纪比我大七八岁。他的一条腿不大方便。既然在教学部门工作的人都可称作老师,我且这样称呼他吧。1997年,从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后,我来到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任教;但是直到2001年,我才认识他。原因是:他是北京成人教育学院复印室主任,2001年该院并入北京教育学院,他才随着过来了。

马铁性情和蔼,乐于助人。我每每找他复印资料,有时还向他讨要钉书针什么的,他每求必应,不计较费用。

之所以写这篇《向马铁老师学习!》的文章,我是有感而发的。所发何感呢?在此暂且不说。悠哉宕开一笔,先说说在网上宣传《燕园梦》时的有趣遭际吧!

2007年12月,悠哉在左岸文化村发表《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悠哉〈燕园梦〉》一文。有位网名“客人”的,回帖如下——

我认为悠哉的小说,可能不是世界最好,起码也是中国最好。

应当给他一个封号“曹雪芹第二”或者是“鲁迅重生”。

当然,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是他的责任,是中国文学集体失语与不明智的结果。

当时,悠哉读了很受感激。本想给他发短信,赠他一部《燕园梦》精装修订版(上下册)。悠哉已经几十次地在网上赠书,这件事情,但凡天涯虚拟社区和新学院网站的网友都知道的。但是,当我点开他的资料,发现空白,也就是说:此君很神秘,不希望让别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不像悠哉,到处用自己笔名活动);既然如此……于是,我犹豫了。就这样,赠书一事耽延下来。

却说2008年5月5日,还是在左岸文化村,悠哉发表《北京大学培养的十大作家》。文中,我将《燕园梦》作者悠哉列为第一;《边城》作者沈从文列为第二……这时候,网名“客人”的又出现了,他回帖如下——

请文学大师悠哉先生给我寄一本书来:

江苏徐州市某某新区某某二区10-2-602室,邮编221116

书到付款,不会不给钱的。

我好认真拜读你的伟大著作《燕园梦》。

江苏作家某某(姑隐其名)问好!

当时我读后一愣,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于是回帖道:“邮购悠哉《燕园梦》精装修订版(上下册),请汇款至……”

这下子,把“客人”给惹恼了,他当即愤慨地回帖道:“无聊!”

显然,我的回帖在他眼里是很无礼的,是对作家同行的轻鄙。

悠哉看罢当时并没搭理。改日,想了想,我回帖道:

“呵呵!何必生气?允诺购我书的人已经很多。例如天涯社区那个“散文天地”版主(也是江苏佬),结果……如果人与人缺乏起码的信任,交往有何意义?你凭什么怀疑我收款后会不寄书呢?如果你不是怀疑,又何必作那个说明呢?”

叙述到这儿,大家明白一件事:彼此之间闹出大误会了!

再叙述另一件趣闻:

在红袖添香社区,也是《北京大学培养的十大作家》文章,有人日前这样回帖——

鼓励楼主!

炒作在很多的时候,靠的不是实力而是脸皮!

虽然我永远不会买你的书,但我终于知道还有这么一本书。

至于楼主本人,明天,今晚大概就忘记了。

对了,楼主你贵姓?

这种回帖很俏皮,含有讥诮。悠哉大师在网上惯见,不足为奇了。我回帖道:“人人活在各自的小天地里,彼此隔阂和误读。”

再多的话也不必说。

正如他转眼忘记悠哉大师,悠哉大师转眼将他也丢进垃圾堆里!

狄更斯在《荒凉山庄》里有句妙语:“傲慢的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的傲慢。”(第18章)悠哉大师早知道这句话,因此对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我是心中有数的。但是,古希腊哲人云:“性格即命运。”悠哉大师既然选择自己这种命运,也就懒得去改变自己性格,曲己阿世。

没必要嘛!贾宝玉“行为偏僻性乖张”,不也一辈子没改过来么?

回到正题,接着聊马铁老师吧:

却说5月10日星期六,悠哉去北京教育学院上课,课后去复印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燕园梦》的“入藏证书”。

我告诉马老师复印六份,结果他多复印一份,没有收钱。当他从复印机里取出“入藏证书”时,忽然对我说:

“杨老师!我从网上也看了您的大作。但是不习惯那么看。您还有没有纸本?我向您买一本得了!”

我听了很是惊愕,同时很震动。因为,本单位同事(包括中文系和外系老师)不少人索要《燕园梦》纸本。我自然赠了不少,也有部分人花钱购买。但是,他们受赠后,大都默不吭声,既不赞扬,也不宣传。也有人见到我便嚷嚷着说:

“秋荣!凭咱们的交情,那本书你该送我一本才是啊!”

语气很坚决,很霸悍。仿佛悠哉欠了他们的人情债,如今他们索债来了。

但是,《燕园梦》的出版遭遇许多困难,是悠哉大师自费七万元印的。对这一点,他们丝毫也不关心;至于替我宣传,更谈不上了。

这使我想起狄更斯另一句话:“只有在求助于人的时候,那人对于他才是真朋友。”

想到这儿,我将上述情况略述一过,硬着心肠对他说:

“马老师!过去您多次帮助我,今天又替我复印七份。按道理,我应该赠您一套《燕园梦》精装修订版才是。但是,这次印数太少,我决定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一概拒绝;答复索要者说:‘您如果实在喜欢,可以掏60元向我购买一套;购买后,您再对我声明说,您经济很困难,我呢将这60元再赠给您。’今天我对您,也是这番话。不过,您既然实心想买,这么办:您付我50元得了!”

马铁老师一听赶紧声明:他确实想买。平时他就喜欢读小说。听说我的大作《燕园梦》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日本国会图书馆、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以及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剑桥等世界顶级学府收藏,很佩服,也很吃惊。

“我实心想买,决无虚言!不过,您得给我题几句话,签署您的大名!”

就这样,尽管我将他付我的60元中的10元交还给他,他却一次次地拿手挡回,嘴里连连说:

“杨老师,别客气!您千万别客气!应该的,这是应该的!”

在《燕园梦》上、下册扉页,我给马老师分别题词。题词如下:

“悠哉是曹雪芹的衣钵传人,和鲁迅文学事业的接班人。”

“悠哉《燕园梦》使北京大学燕园成为世界文学史上永远的风景。”

告诉他说:“并非对您一个人这样题。给包括中国现代文学馆在内的各大图书馆赠书,我都采用这两句题词。”

马铁老师点头说:“明白,明白!”一叠声地点头称谢。

离开复印室,我眼睛不觉湿润了,一时感慨纷纭。我默自心说:

“马铁老师,才真是好心人啊!人人都该向马铁老师学习!”

2008-5-14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家乡的土地散文

家乡散文

季节散文

散文

怀念家乡散文

家乡散文

乡村傍晚散文

乡村散文

描写樱桃树的散文

樱桃树散文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