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和诗歌中的鸟

2012-08-18 20:49:36 诗歌
散文标题: 鸟和诗歌中的鸟
关 键 词: 诗歌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上篇

春天确实让人兴奋,让人喜悦。不说别的,就说早晨,每天晨光熹微,就有鸟声悦耳。孟浩然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确实。

对于鸟声,我平日里听得最多的当然是麻雀的叽叽喳喳了。而对鸟的认识,我也是肤浅得很,如果一定要我说出有关鸟的常识来,那肯定会让人笑掉大牙。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在这里说一说鸟。

我对鸟的认识完全来自少儿,来自父母和兄长,进入青年甚至中年后,这方面的知识几乎没有一点增加,并且很多时候同书上又很不相符。比如黄鹂,也叫黄莺,这是一种在唐诗宋词里到处飞的鸟,可是在我的生活中却根本找不到这鸟儿的影子。这是不是说我的生活中压根就没有这种鸟呢?也不是,而是说我至今都还没有把这鸟和名对上号。因此,我不得不在最近的一首跟鸟有关的诗里写道:至于那些高贵的鸟:比如朱寰/比如天鹅,甚至鹦鹉黄鹂/养在生物学的某个章节/或动物园的某个笼里/我至今都不认识/不像飞入百姓家的燕子。照说,黄鹂应该比鹦鹉更容易让我们看见,因为它毕竟不是一种什么高贵的鸟,而是一种在自然界和诗词歌赋中寻常可见的鸟,不然,从唐朝甚至更早的年代到现在,不会有那么多的文学作品提及到它,既然如此,那么我反倒认识鹦鹉,而不认识黄鹂呢?原因其实十分简单:看长安远,看太阳近。因为鹦鹉在电影电视里见过,在动物园里也有。而黄鹂,电影电视里没有,动物园里也没有,而在生活中,又没有人能指着那鸟对我说,瞧,这就是黄鹂。因此,即便一只甚或十只黄鹂从我眼前飞过,结果我还是不认识。这其实是一个认知的问题。我从我的父母兄长那儿,多认识的是一些在民间时常能见得到的鸟,对那些少见或一年里偶尔能见得到的鸟,不认识也就十分的自然了。

飞行于民间的鸟,最常见的而且一年四季都能见的当然是麻雀。这种鸟虽说“低贱”,但它的生命力却十分的强,它的生育力也十分的强。如果用它来比我们的人类,它很有点像我们的中华民族。写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跳出来骂我,说我贬低了我们的民族。其实不然。一个再高贵的民族,如果生育力匮乏,久而久之,这个民族还能存在吗?即便勉强存在,那也不会壮大。因此,生育力和生命力其实是一个民族、一个种类能够世代相传,永立不败之地的根本。在这点上,麻雀的生育力和生命力很跟中华民族相似。我儿时所见到的好多种鸟,现在都见不到了,至少在我生活的区域里见不到了。有人把这归结为环境的破坏。的确,由于农药的大量使用和捕杀的无限度,儿时随处可见的比如喜鹊、乌鸦、灰喜鹊、护农鸡等等,不是少见,就是根本就见不到了。尤其是护农鸡,在我生活的区域里,简直完全绝迹。它就像爱斯基摩人,似乎已经成了世界上的稀有人种一样,而成了稀有物种。从随处可见到一年里难得一见或压根就见不着,之间也仅仅经历了短短的二三十年的时间。如果某一天,它真的成了这个星球上的稀有物种,而像朱寰、大熊猫、金丝猴什么的需要我们来保护时,那肯定是它的悲哀了。

关于护农鸡,我曾在诗里几次写到它。去年,我的一个诗友问我,护农鸡是种什么鸟?他这一问,也让我愕然,不知如何回答为好。我虽然还能依稀地记着它羽毛的颜色——灰褐色,它的个头和灰喜鹊差不多大小,但没有灰喜鹊的长尾,它咕哝咕哝的叫声,但要精确地对它进行一番描述,我却确实很难做到。首先,“护农鸡”只是一种民间的命名,只是我生活的区域里的人们对这种鸟的称呼,是不具有权威性的。或许,我们翻开生物学书籍,里面并不一定就有对它的记载。而我用“护农”两字,也只是用了这两个字的音。最初人们为什么给这鸟如此命名,我们也仅仅只能去推测猜想。十年前我在黄陂的木兰山看见过这鸟,当时,儿时的记忆一下子就涌上心头,并在内心里叫出了它的“名字”。是它的生活区间在缩小,还是它的数量在减少,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值得探讨。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它在木兰山生活得还好吗?这就只有问它了。短短的三十年时间,它就从一种随处可见的鸟蜕化成鸟中的“贵族”,这到底是我的悲哀,还是它的悲哀呢?我想,这不需要我来回答。由此,我也突发奇想,其实高贵并不一定就是好,而是因为少。我们日常里说到“贵族”,其实可以理解为“数量少的一族”,由于数量少,如果一当少到快要绝迹时,则就需要被保护了。而凡是被保护的东西,其实是不自由的东西。我们常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可见自由比什么都重要。而护农鸡,蜗缩在木兰山这一狭小的区域里,根本就不像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旺盛的生育力麻雀,能在广阔的田野和天空自由自在。

关于鸟,我还有一些要说。

在乡间,有很多种鸟的命名是根据它们的叫声来的。比如豌豆妈果鸟,比如布谷鸟,再比如苦哇鸟,等等。在这几种鸟中,布谷鸟可以说是一个公共的命名,不论在江南水乡,还是在中原大地,也就是说在一个相对广阔的区域,它的命名都得到了认同;同时,“布谷”这一名称,也确实是这种鸟的叫声。前几天我回老家,就亲眼看到一只布谷鸟歇在我家屋后的一株杉树巅上“布谷布谷”地叫。这种鸟我是近几年才看到,前些年我还曾把它与一种叫豌豆妈果的鸟混为一谈,以为那鸟就是布谷鸟。原因之一是它们都是只有在每年的谷雨之后才能见到;其二,是我那时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布谷鸟,也没有听到过它的叫声。只有当我亲耳听到甚至是亲眼看到了它,我才知道布谷鸟不是豌豆妈果鸟。

相对布谷鸟,豌豆妈果鸟的这一命名可能具有较强的地域性,在我这儿叫它豌豆妈果,在别的地方则可能不是这样的称呼它。这一命名也是根据这鸟的叫声来的,有时,它一边快速地飞,一边脆亮地叫:“豌豆妈果”,声音很好听。有一句农谚:豌豆妈果,爹爹烧火。乡间豌豆妈果鸟叫的时候,也正是种田人农忙的时候,油菜成熟,豌豆成熟,小麦也跟着成熟,而秧苗也开始要插了。所谓栽秧割麦两头忙。这一时刻,即是上了年纪一向闲着的爹爹(老人),也要帮儿子媳妇烧烧火做做饭什么的,好让他们一心下地劳作,抢种抢收,不误农事。这鸟还有个特性,就是夜晚也叫。其他的鸟,在夜晚,除非是受了惊吓或特殊情况下才叫,而豌豆妈果鸟,夜深人静之时,只要细心,准会听到它连续不断的叫声。有好几个初夏之夜,我都听到了它清脆的叫声,响亮、孤独而幽远。

至于苦哇鸟,它多出现在七八月间的水稻田里,那时,水稻拔节、孕穗,薄暮时分,经常可以听到苦哇鸟一阵阵“苦哇,苦哇”的叫声。与苦哇鸟同时出现的在稻田里的,还有一种鸟,我们叫它“凳鸡子”,这一命名,也是模似它的叫声来的。它腿高高的,身子瘦瘦的,羽毛灰褐,整天在水稻田里叫,很少让人看到它的真面目。

对那些偶尔在我面前飞,而我至今都还叫不出他名字的鸟,最典型的莫过于那凤头、花翅膀的鸟哪,我把它叫着花翅膀鸟。前几天,我再一次用诗写到它:

我又想起了那花翅膀的鸟

我至今都还叫不出它的名字

我在诗里几次写到它

但我没有权力给它命名

而让他失去恒久之名

但我还是叫它花翅膀鸟

因为它打开翅膀的时候

那白亮亮的花

就会一闪一闪,飞进我的诗句

它不会因我的诗而存在

它是因它的存在存在

在五月的田野,一不小心

我就会看到它的身影

它的凤头

它们成双成对

或者我一样:孤独、寂寞

这种鸟也可能叫凤雀子,因为它头上的羽毛长成凤凰的形状。给事物命名,肯定应当抓住事物的特征,叫它凤雀子,或称它花翅膀,都是抓住了它的外形特征;而对布谷、豌豆妈果等,则是模拟了它们声音;当然,还有一种命名是能让人乍然间莫名其妙的,因为名与它的对象毫无关联。但我们又不能否定,说先人们的命名毫无理由。这种花翅膀的鸟,它们很少像麻雀那样成群结队,我好几次看到,它要么是孤独一只,要么也就那么一对,绝少看到它们三只甚至四只在一起的。这可能跟它们的生活习性有关。如果把它同十月间黑压压盘旋在田野上空的雪哇子比较,那的确是孤独得可以。 [1] [2] [3] [4] 下一页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小雪的天空

小雪的天空

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

冬天的梦

冬天的梦

朗诵的散文

朗诵散文

散文的特点

散文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