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颜色

2012-08-18 颜色生命
散文标题: 生命的颜色
关 键 词: 颜色 生命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四季以她特有的颜色不断地变化着,春踏青,夏赏花,秋看枫,冬观雪,这是人们以不同的欣赏方式表达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大自然的钟情。

看不够的自然美景,赏不尽的风花雪月,听不完的人间故事,道不明的爱恨情愁。人生的旅程犹如四季的色彩,瞬息万变,却又有着千思万缕的瓜葛。

我把自己生命的颜色定格为红与黑,酷爱红色和黑色,我想大概是与《红与黑》有着秘切的联系。这是我看的最早的一部外国名著,当然,安徒生童话选除外。那年我刚刚参加完中考,发现哥哥从北京探亲回家带回的这本书,在我还没有真正读懂这本书的真正内涵的时候,就已经对红色与黑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然仅仅是颜色而已。也许与那个年龄并不相符,毕竟那是个七彩的年纪,是充满梦幻的年纪。

我清楚得记得刚刚参加工作的那年,有个年过五旬的副局长经常来我办公室闲聊(因为是局办公室,大家忙完工作都喜欢聚在办公室闲聊),每当高兴之时刘局长便手舞足蹈,用他改编的新词老调给我唱歌“陈老三,我问你?你的家乡在哪里?为何你总是沉默不语,可你脸上却笑眯眯……”

叫我陈老三,是因为局里有三个女同志,两个大姐一个是李老大,一个是杨老二,我自然被称为陈老三。后来老大被提拔为副局长,人们不敢叫了;男人们心太邪,一叫杨老二便笑,机关人比较文明,后来也就不叫了;只有我这个老三,一直延续下来,至今那些曾经在大院工作过的熟人们还这么称呼我,而比我小的兄弟就叫我三姐了。

可能是因为我年纪最小(那年我20岁),且性格又开朗直率,所以老同志们都喜欢逗我来活跃气氛。本来就没什么心眼的我,也就习惯了。所以说话有时候没大没小,大家也不会计较。看到老局长又蹦又跳又唱,我直接了当地对他说:“刘局长,你这么大年纪了,老实地坐会吧,总舞什么呀?小心那老胳膊老腿抽筋。”

老局长嘿嘿一笑,似乎很认真地说:“这你就不明白了,老要张狂少要稳,如果你们年轻人象我这样,那恐怕连好对象都找不到了。”当时不知道他这歪理邪说对不对,但这句话我是刻骨铭心了:“老要张狂少要稳。”

俗话说:穿衣戴帽各有所好。衣服的颜色和款式也是最能彰显人们个性的。

那个青春活力十足,又性格活泼开朗的我,红色调是最适合我的。然而我穿衣却是黑色调为主。记得我唯一一件红色绣花衬衣还是在结婚的时候从天津劝业场买的。每每穿在身上,主任总是叫我“红桃三”,后来也就被“黑桃三”所代替了。在那个以男人为主的机关大院,女同志太少,所以女同志的穿着打扮十分显眼,尤其是年轻女同志。在机关食堂吃饭的时候,经常听到男同志们对女同志的穿着打扮评头论足,议论纷纷,于是我便非常注意这些。当我穿上深色衣服时,会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稳重,要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不得有半点轻浮和丝毫闪失。

就这样,我以黑色调度过了那个火红的青春年代。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走进了人生的秋天。我生命的色彩也逐渐变得多样起来。“好色”是女人的本性,而非男人的好色,在衣服的颜色搭配上,女人永远是最具发言权的。

个性不再张扬,情绪不再激昂,因为我不再年轻。但那份坦诚,那份执着,却固守着一颗永远不老的心。我热爱生活,珍惜生命,就象我热爱生命中的颜色一样。于是在我告别那个小心谨慎的黑色调年代后,钟爱的红色又充盈了我的生活。

绿色的窗帘,绿色的床罩,仿佛置身与大自然的怀抱,再穿上一件红色的睡衣,就象生命的春天一样,依然是精神焕发,依旧会充满活力。

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生命是千姿百态的,只要我们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生命就会永远放射着光芒。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散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