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浸润

2012-08-18 时光
散文标题: 时光的浸润
关 键 词: 时光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五月,一场悲惨、沉痛的地震灾难,袭击了我们的家园,也惊悚着我们的心灵。面对突如其来的灾祸,人们无法不沉浸于巨大苦难带来的伤悲,也无法避免恐惧的侵蚀。疼与痛之后,人们心中对于突然而来的灾难或多或少都留下了些阴影。而从灾区陇南老家一次又一次传来的余震消息,还有省城几次明显的震感,无不让居于高层的人们惶恐不安,也难免让人们在一段时日心悸不宁。这就是黑色五月曾经留给我的记忆印象。

与之相呼应的,是一场场抗震救灾的义举席卷南北东西。对汶川和其周边地区、对陇南等灾情严重地区的生命抢救与爱心援助,也以多种方式进行着。值此关头,当地文艺界、新闻界以诗歌的名义共同发起了一场赈灾晚会,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我也闻讯前往。我想,许许多多的人在这大灾难面前,虽然不能亲临一线去救助那些需要救助的人,但他们都在以自已力所能及的方式,来表达自已关爱、关心的意愿,支持灾区人民重建家园。

《诗慰亡灵、情系灾区》晚会在黄河边上的水车博览园举行。下班后从西关匆忙赶到公园前的那个站点下车后,一看还有点时间,就顺便朝近处的那家餐馆走去。这家餐馆门口的招牌上有家常菜、各种面食的介绍,从有些败旧、敞开着的门看进去,吃饭的人不多。本想换一家,但看看附近一时还找不到另外的餐馆,为了节省时间,就只好凑合着吃一餐吧。

刚进门服务员就迎了上来,我想也没想就要了一份炒拉条,这是当地的特色面食,也是一种快餐,我只想赶快吃完去活动现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在等待的过程中,开始打量这个餐馆,和餐馆里除我之外惟一的一个食客来。

这是一位年纪七旬开外的老人,国字型的脸上,面色看上去有些红润,一头流行的板寸发式虽然满头皆白,但仍显得精神烁乐,身体也很健壮。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可我还是不能确定他一生从事过什么职业:退休干部、还是工人,是当过兵、还是经过商,是种过地、还是从事过户外作业(诸如地质队员等等)……猜想了半天,我没有猜出一点头绪。但是,我还是从他神态自若的举止中看出了些许端倪。

这是一位历经了许多事的老翁,他的一生也许比我能想象到的还要复杂。尽管我只是看到了他的一个侧身,但当他有意无意朝我这边瞥了一眼的瞬间,我还是在一刹那捕捉到了之前想要求证的许多问号。在他看似安详的眼神中,我发现藏着许多复杂的故事……他宽阔前额上长长短短的沟壑,昭示了生命岁月延展的坎坷;满眼角深深浅浅密布的皱纹,都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苍桑。此时的老人看上去很平静,反倒给人一种稳如磐石的安泰!

在老人面前的桌上,摆着两盘小菜,一盘是豆干,一盘是变蛋。两盘菜都已享用得剩下了三分之一。桌上还有一个酒瓶,半斤装的一瓶老白干也所剩无几。从我坐在这儿十几分钟他都没有动一下菜、喝一口酒来推断,老人坐在这儿一定很久了。

老人几乎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大部分时间目光是投向窗外的。窗外正好是以著名的《读者》命名的一条大道,正值下班的交通高峰,又恰逢周末,所以这条大道上车流量很大,各式各样、各种色彩的私家车,绿桑,高高大大的几班公交车,汇成了花的海;又若在风中不断摆动、翻卷着的一条彩色飘带……目光飘过大道上空,就看见几架巨大的水车。绰约在黄昏中的这种古老的黄河车水灌溉工具,显得古朴、宁静、肃穆。眼前喧哗的繁盛景色与宁静肃穆的印象时儿叠加、时而楔合成一道风景,让人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变幻莫测。当然,这只是我的印象。我无法进入老人的心中,我不知他会怎样看待。但我敢肯定,我们虽面对着同样的事物,但俩人的思绪却是千差万别的。

老人的目光飘飘渺渺,仿佛泅进了时光,又仿佛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味,更象是沉醉在一种美好的记忆当中……

正猜度时,我要的面好了。就在我吃饭时,我感觉到老人轻啜了一杯酒。那一刹,我觉得老人与我是如此亲近,觉得对老人是如此熟悉。这种感觉,竟然让我想到了来世今生,也许我与老人前生就有缘,也许我与老人来生会成为一家人……但我知道这只是我的臆想,是臆想产生的幻觉。可我心中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你难道没有看到你的明天吗?

直到我吃完饭,老人再没有喝一杯酒,也没有再动筷子。在我起身往外走时,老人还是先前的那个样子,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那安详的姿态,就象是坐在自已家里一样坦然、自在。

家……路上我忍不住还在猜度,老人的家在那里,老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为什么他孤独地一个人坐在这里打发时光?他的老伴儿呢?他的儿孙们呢?从他的干净整洁的衣着来看,我想他不会是一个孤寡的老人。可是,他孤独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反正我从他的神态中没有看到孤独的影子。也没有从他的举止表现中,读到孤独的意味。

也许,这是一个内心世界丰富的老人,他喜欢一个人沉浸在老时光中,让最后的生命旅程漫漫泅渡——这无疑是生命最好的享受!

在这个伤悲的日子,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遇到这样一位率性的老人,他给了我许多安慰,给我一种无法言说的鼓励。这是生发于心灵深处的一种感应,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感应。这种感应的能量是无穷的,是绵绵不绝的……

想到此,我的脚步不由变得轻快起来。过了马路,老远就看见入口处人头攒动,纷纷咏向公园深处的赈灾募捐活动现场……我想,这场“诗歌之夜”将又是我一个难忘的夜晚。但愿这充满忧伤的夜晚,成为永远!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相关阅读

查看更多散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