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散文标题: 也许,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关 键 词: 幸福 也许 死亡 孩子 母亲 父亲抒情散文
散文分类: 抒情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晚上,接到哥的电话,说是接到侄子的电话,说他父亲突发脑溢血正在医院抢救,情势不妙。哥征询我的意见是否去探望。倒不是人情淡薄,只因如此情况之下就是去探望又能帮得了什么?况且这位正在抢救的堂兄处在昏迷之中,也无法见到我们最后一面。所以决定待他病情好转再去探望。

当然,没有去急于探望的原因还有一个:这位正在抢救的虽说是堂兄,可真要论起来却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我父亲姓冯,而这位侄子却姓姚,两个不同姓氏的后代怎么成了堂皇兄弟,这还得从我爷爷说起。

我出生之前爷爷就去世了,无缘见面。听我母亲说,爷爷可是个忠厚老实的庄稼人,他娶的结发妻子因没有生养,曾领养了一个男孩。后来,妻子早亡,爷爷就又娶了我的奶奶。哪知养母的名不长,样子的命也不济,等到结婚成家生下一个男孩后,也一命归西,留下了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

我的这个早逝的伯父据说跟我爷爷一样,也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而他的妻子却是个能言善道而又好吃懒做的人。丈夫去世以后,她眼见家境一天不如一天,便丢下孩子悄悄地离家出走了。从此没了音讯,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父母,靠着爷爷、奶奶抚养。等到我爷爷去世,那女人忽然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硬要把孩子接走。要接孩子的是他的母亲,阻拦似乎没有理由,再说那时家里也确实困难,兴趣跟着他母亲日子反而好过,所以我奶奶也就不再坚持。就这样,这个领养的伯父留下的后代也离开了我爷爷家。

一晃几年过去,我的父母那时都是乡村教师,一次母亲偶然发现一个六七岁黑不溜秋的瘦弱的男孩总是站在办公室门口朝她望着,看着有些眼熟,可不敢相认。怀着好奇与疑心母亲便向旁人打听这个孩子。世上竟有这样巧的事情,这个孩子正是被他母亲抱离我爷爷家的那个孩子,父母亲这才知道他的母亲离开我爷爷家以后,因秉性所至不肯好好地找个人家男耕女织的过清贫的日子,而是跟了一个庙里的和尚混日子。

我父亲生性善良,虽然如今这个孩子已经不再姓冯,可怎么说也是兄长的后代——虽然这个兄长不是嫡亲的,父亲还是与这个孩子相认了。从此,这个苦命的孩子又有了叔叔的照应。这个孩子名叫关仁,小命阿关。

他的母亲一直反对他与我父亲来往,但是孩子长大以后还是来我家串门,特别是自己成家以后,小夫妻俩也经常上我家的门。虽说我们家也不富裕,但是毕竟每个月父母亲有正常的工资收入,相比在农村靠农田过日子的人来说要好多了。因此,在那什么都要凭卡、凭票供应的年头,父亲从是想方设法帮衬这个侄子。烟啊,煤啊,看他实在拮据的时候塞点钱啊。父亲出生在农村,靠着自己勤奋读书出来当上了教师,他所有的亲戚都是在农村务农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这一面的亲戚中这个阿关是来得次数最多的一个,也是父亲帮忙最多的一个。

阿关也许遗传了他父亲的秉性,老实得有些木纳,每次来我家总是静坐的时候多,说话的时间少,要不是我奶奶、我父亲等跟他说话,他进门打过招呼后便坐在凳子上眨巴着眼睛也不说话,等着吃饭,等着太阳西斜,等着我父母亲给他准备些东西拿着回家。我比他小十多岁,而我小时候不怎么爱说话,所以那时他每次来我也只是打个招呼,在一个饭桌上吃饭,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接触。许多年以后的许多事情都是从我奶奶、母亲、兄弟他们那听来的。

我父亲去死以后,我母亲搬到城区居住,阿关来我家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特别是我奶奶走后,他也就基本不来了。倒是他的大儿子,总有些大事小事来找我母亲和兄弟。前几年我弟弟生病住院,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我的父亲,连着想起了我这位堂哥,还特地叫上我哥一起驱车去看望他,除带给他礼品之外,还给了他两千元钱,说是有个头痛脑热的话用得着。可惜的是在后来的葬礼上听他小儿子说这笔钱并没有在他的口袋里放上多久时间就被他的大儿子给要走了。

这位堂兄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在送进医院的第二天凌晨医生就表示无力回天,只有等待时间了。于是,两个儿子商量着把他的父亲送回了家里。农村里都有这样的习惯,家里人生病医治无效总要死在家里,所以总在咽气之前搬回来。得到死讯后的第二天我与哥一起去奔丧。

走进灵堂叩头、上香,然后拿着一支香跟着请来的道士转圈,听着他口里念叨着那些听不明白的话,听人说这是安魂驱邪。看着他那行动有些呆滞的遗孀,听着他两个同母异父妹妹的哭灵,望着他面相老实的遗像,我的脑子里尽回放着那些听来的断断续续的生活片断,心头漫溢着一种透心凉的悲伤之感。

一个人来这个世上走一遭,是福是祸,是甜是苦,真的是有一种强有力的东西主宰着他的一生,而作为主体的他简直渺小到连自己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就如眼前的躺在门板上的阿关,他的出生,他的生活,他何曾有过选择的权利?如果他的父亲不是过早的去世,如果他的母亲让他留在我爷爷家里,也许他的一生会是另一种过法。但是,究竟哪一种更让他感到满意呢?我忽然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因为这是一个永远无法知晓的答案。

吃过午饭,灵车出发前往火葬场,我与哥也一起随车而去。既然来了,最后一次相见,也是最后一次告别,就被让这个机缘留下一点遗憾吧。况且我父亲生前一直将他当亲侄子看待,为了父亲我们也该送这位堂哥一程,愿他一路走好。

也许他的一生太过平凡了,平凡得连个追悼会或者说是告别的仪式都没有。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放着哀乐,送行的人围着他的尸体转了三圈就将他推进去火化了。

我一边转着一边看着他,因为卒死,所以面貌变化不大,一身整齐的穿戴很是体面,特别是那双黑亮黑亮的皮鞋特别引起我的注意。我甚至怀疑他生前是否穿过这么好的皮鞋,我哥肯定了我的怀疑,他说一定没有穿过。祭奠时的那种悲伤感又一次向我袭来,眼眶瞬时湿润了。对于这位堂哥的去世我忽然产生了奇怪的念头:也许,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幼年丧父,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也许正是那种孤独与寂寞造就了他成人以后沉默寡言的性格。缺乏良好的家教,没有文化,一辈子务农,生儿育女以及完成儿子的婚姻大事背负着沉重的经济负担,日子过得极其艰难。这一辈子或许他也从没感到轻松过,而现在他却可以踏踏实实地睡去了。况且还有那么些生前并不亲近而此时却无比痛苦地哭喊着亲爹亲哥的人为他送行。更为幸福的是,他的去世要比他的生活令人感到欣慰。除了躺下时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头痛外,再没有感觉到病痛的折磨,也无须长时间地去经受由肉体带给精神上的恐惧。

回家的路上,死者带给我的是一种由死的幸福与活的空洞所交织起来的复杂感。我忽然感到这位堂兄其实并不似活着时傻乎乎的,呆傻的外表里藏着他那颗智者的心,因为他懂得怎样去死。当然,或许这也并不是他的本事,而是天意。那么,由此解说的话,上天有时还算是公平的,给了他不幸的一生,到头来给他一个平静的死法。那么,这样的死亡无疑更是一种幸福。

堂兄,我该祝福你!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一种明智的态度

一种明智的态度

爱是一种习惯

爱是一种习惯

种一地初冬的雪花

种一地初冬的雪花

人能感恩,便能幸福

人能感恩便能幸福

一株花,一杯茶

一株花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