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爱

散文标题: 别样的爱
关 键 词: 多少 别样 我们 父亲 一个 父母 母亲抒情散文
散文分类: 抒情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我讨厌迷信,尤其是装神弄鬼的封建迷信。

记得很小的时候,一天上午,邻家比我大两岁的孬蛋兴奋地领我去村中的“庙堂”玩,老远就听见一个女人凄厉的惨叫从破瓦残垣中传出来,震得混浊的空气“咝咝”作响。孬蛋拉着我磕磕绊绊地向前跑去,全然不顾石子垫脚的疼痛。

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用“人山人海”形容似乎不甚恰当,不过,我和孬蛋确实是从大人胯下钻进去的。

屋的四壁熏得很黑,且土层部分脱落,斑斑驳驳的,仿佛牛身上的癞皮癣。屋子正中供着一尊已被多次损毁又粗糙修补的神像,两边已经褪色的红纸上,写着一幅对联,上面写的什么,由于年深日久的缘故,已经记不得了。中间放着一张八仙桌,岁数大概跟坐在条凳上的两个老头儿一般大。地上铺着一片破苇席,一个老女人正躺在上面不停地哭,泪与鼻涕满脸全身。听说是“触怒了神,神在罚她”!

我不由瑟瑟地抖了,转身向外挤,来时那童稚的好奇心一扫而光。

自那以后,总觉有人(也许是神?)把我像那个老女人一样随便撂在一片破席上,谩骂着,抽打着,扭曲着,呻吟着,痛苦得无以复加。

尤其是在漆黑的夜里或孤寂独处时,这种感觉便蛇一样如飞而至,狠狠地啮咬、吞噬我脆弱的神经,使我颤栗,使我心悸,使我毛骨悚然。

总之,在岁月尘封的脑海中,祛除厌恶封建迷信的积习怕是很难的了,尤其是在家庭的熏陶下。

父亲是一个十七岁便开始燃烧自己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具有多年党龄,是一个纯粹的马克思主义的标本。家中自然少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之类的读物。母亲虽然文化程度不及父亲,可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也不信什么鬼呀神的。因此每每信神的舅妈串门儿便会出现莫名的尴尬——父母显然与“神灵保佑”是格格不入的;而有了那次经历的我左看右瞧总觉得舅妈像一个巫婆,于是便常常携了小妹一溜烟儿逃得无影无踪。屋里独剩下孤零零的她虔诚地念“神灵保佑”,最后怏怏而归!

在如此的环境中时光悄然流逝,我度过了欢乐的童年,踌躇满志地踏上了我人生最大转折的旅程——重点高中——载着父母殷殷的期盼和深深的祝福。

江河依然是流水匆匆,树木依旧是秋枯夏荣。随着我嗓音的变粗、喉结的突出,父母急剧地衰老,一如黄昏的残阳,额上纵横的沟壑与岁月之尘密布的华发证明了他们饱经的人世沧桑。

父母老了,这是真的!

光阴荏苒,不觉中枫叶落了又红了。忽一日于午夜的烛光晕影中看到了父母苍老的面容,蓦然一阵难言的酸楚,清泪潸然而下……

我想回家!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我终于如愿以偿。看着风尘仆仆的我,父母惊喜异常,赶忙待客一般地接过书包,冲上热茶。我默默地坐着享受家庭的温馨,无言地注视父母操劳的身影,一重感激的云雾迅速罩了全身。

我步出屋门。这时,月上中天,悠悠的轻云缓缓地穿行于婆娑的枝叶间,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

第二天早饭后,母亲出去了。我走进里间,蓦然看见窗户下面有一个神龛,里面端坐着一尊神像,神像前面的香炉里飘着袅袅青烟。

“谁弄的?”我诧异地问道。

“妈呗!”正上初三的小妹回过头看了看,答道。

“妈?!她弄这干什么?”我一怔,把探询的目光转向父亲。

父亲看看我,点了点头:“由她去吧,这样她心里也好有个寄托。”

我颓丧地倒在了沙发上……

“小明,醒醒,醒醒!”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迷蒙中一个细若游丝的声音飘渺地进入耳内。我猛地坐起,把母亲吓了一跳。

刹时,那老女人涕泪交流的形象又电影一样在我心头闪现,我再也无法抑制冲动的情感脱口而出——

“妈,你怎能……”

“我……”

母亲惊讶地看着我,然而终于再没有说出什么——显然她已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唯有眼中晶莹的东西在日光灯的反照下熠熠闪光。

小妹醒了。父亲也醒了。

我余怒未息,自不顾她走向我的房间。

回校第四天,班主任递给我一封信。我懒懒地打开——

哥哥:

那天,你错了!大错而特错!

作为儿子,你不该那样对待母亲。

母亲为我们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多少次因想你而长久地发呆,多少次因想你而梦中叫你乳名;多少次的担惊受怕,多少次的默默祝福……而对于久居异地的你,这些,都知道吗?

神,先前母亲并不信。这,你也知道。一天舅妈来串门儿,说她们村的许多人因为信神孩子都考上了大学。母亲虽然有些怀疑,但是想想前途未卜的我们,再加上舅妈的软磨硬缠,一向体弱多病的她终于违心地信了——完全为了我们,为了我们才信的呀哥哥!

当初,我也对母亲发了火。父亲向我解释后,尽管我知道那没有用,关键的还是自己,可它毕竟是对我们美好前途的衷心祝愿呀!

作为母亲,风风雨雨几十年,把我们拉扯成人,是多么地不易,难道连这一点自由你都要横加干涉吗?

哥,你好自私,也好令她失望呀!

知道吗?自你走了之后,母亲便整日地哭整日地哭呀!哥哥。

小妹

十月十日夜

看着看着,泪涌泉般哗然而下。信纸,湿透了;心,仿佛一片一片地撕裂,带着无限懊悔的血流下……

紧接着的周末,我又回到了刚刚别离的充满温暖的家。

母亲颤着出来迎我了。

看着她那愈发苍老的面容和红肿的眼睛,我再也无法禁抑潮水一样泛滥的情感,失声痛哭……

母亲抚摸着我的头,两股混浊的泪自眼中缓缓流出,渗入深深的土层……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

父亲的爱散文

父亲的爱散文

一份沉默的爱

一份沉默的爱

爱如冬阳

爱如冬阳

爱是一种习惯

爱是一种习惯

小雪的天空

小雪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