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网名真难

2012-08-18 21:19:44 网名
散文标题: 娶个网名真难
关 键 词: 网名经典散文
散文分类: 经典散文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sanwen

就像是娶媳妇谈对象,娶个网名做媳妇,起个网名真难。难于上青天。

世俗里的名字已是尘埃落定,板上钉钉,身份证就是那一串没有二样的数字,那一付上不去台面的尊荣,那一个父母赐给的大名,不再更改了,更改的代价受不起。身份证就是我的法律人格,一个男性中国公民。学了数年法律,就这一点儿能耐,就是知道身份证有法律效力。

但是我的网名我做主。

网,不是打渔,抄下去,在水里寻,猛地兜起来,鱼儿网里跳,嘴巴一张一张的,那不是喊救命,鱼儿的命不值钱,它在骂人,骂道:你这混球,怎地不长眼,单单捞了我下酒吃?

网是一根电线,一台电脑连上很多的电脑。有你家的小电脑,有服务商的服务器,世界都成了数字,0,或者1。这世界就可以计算了,人生就可以计算了,生命可以计算了,0和1无限的组合,排列,无数的人,无数的心,无数的灵魂,在网上游荡,浮躁着,搜寻者,沉没着,漂流着。网里有梦,网上有钱,网中有情人。网是一个表演的平台,生旦净末丑,坑蒙拐骗偷,三分真实,七分虚幻,一成是人,九成鬼妖。在网里游戏,交际,学习,或者把现实的东西搬些进来,比如政府的网站,国家的声音----这多么重要,网不是梦游,而是现实的延伸。现实是网络的基础,没有现实世界的规则,没有人性的尊严和道德,网络就变成一个美丽的泡影,人的欲望在泡泡里疯,把泡泡撑破,里边的所有的东西都会窒息。

但网又不同于现实的世界,并不能是现实的翻版。每一个人都是主体,每一个人都可周游世界,现实里你要给交通和国界困惑,你要被金钱和法制限制,而网上,在程序的世界,门是一层影,锁是密码。外边的想看个新奇,里面的想保守私密。进攻和防守,就是永无终了的比赛,没有裁判,没有观众,只有抗衡。网上的人,只剩下了一个灵魂,没了衣服,没了肉体,就像是幽灵的影子,在冥冥里边,飘浮。网上的人,就像是蜘蛛,在暗处等着,期待撞上来的飞蛾。这个角里是我的领地,别人的我想去瞧瞧。

这是个不会抽丝的蜘蛛,他用想象和智慧去飞。

我也是,一个庸俗的渴望着在虚拟的世界找寻自我,证明存在的丑陋的蜘蛛。我拼命的游走,用我飞着的脚步,呢喃着一种咒语,摆帅,玩酷,没有人来我的领地造访,我忧伤着,咆哮着,装点着,跑出去,做一个骚扰的不速之客,让人看到我的存在,我很满足。造访人家,或者说,推开虚掩的门,学到很多的东西,那就是把房子装饰的漂亮一些,刺着人的眼睛,他就乖乖的,不想来也不由自主的来了。

明明那虚掩的门后没有人,但那人知道你去过。这就是蜘蛛,在暗处,窥视。你总想保留一点神秘,其实你光光的身子,连点遮羞的布片也没有。暴露的不仅是女人的影像,诱惑着男人,男人更暴露,连男人也不放过,装一个女人,逗逗你的花心。

我终于疲惫了。我的存在那样虚无。我没了力气,无边无际的空中,我害怕掉下去。就像地球没了引力,我只好周游太空,就是一点儿垃圾,没了生命。

我想拯救自己,拯救灵魂,拯救我的良知。用梦幻证明自己的存在是徒劳的,用迷幻的色彩装点自己是无益的,骗别人,也骗了自己。我憔悴的怀念真实。

我抛弃了所有的过去,在我的网上重建蜘蛛的真实。我要取一个新的名字,开始蜘蛛的新生。

娶一个网名,就像是娶一个媳妇,和我在蜘蛛网上共经风雨,同晒烈日,不屈的爬着,高傲的站着,一个完整的蜘蛛,一个真实的蜘蛛,在蜘蛛网上活下去。

喜欢

展开更多 50%)
分享

热门关注

家乡的土地散文

家乡散文

季节散文

散文

怀念家乡散文

家乡散文

乡村傍晚散文

乡村散文

描写樱桃树的散文

樱桃树散文

青春的味道散文

青春散文

天边的云散文

云的散文

父亲的背影散文

父亲散文

夏夜散文

散文

旅行的意义散文

旅行散文